华中资讯网

贾玲:走到今天没什么值得我抱怨的

华中资讯网 https://www.huazhongnew.cn 2021-03-22 17:13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自导自演电影《你好,李焕英》晋级内地票房榜第二,自认喜剧演员具有其他演员无法感受到的满足感

  自导自演电影《你好,李焕英》晋级内地票房榜第二,自认喜剧演员具有其他演员无法感受到的满足感

  贾玲 走到今天没什么值得我抱怨的

  2021年大年初一(2月12日)上映的电影《你好,李焕英》,上映15天后,票房即超过45亿,截至发稿时票房接近53亿,晋升为中国内地票房榜第二。首部自导自演的作品即收获了如此佳绩,也让贾玲的名字频频登上热搜。但就贾玲而言,这部电影最重要的意义,是对过去的释怀。

  前几年流行一句鸡汤文:每个喜剧演员都有自己悲伤的一面。关于贾玲,网上也有一个讨论——她是真的快乐吗?

  为在台上博观众一笑,她不惜牺牲形象,扮演着“女汉子”。想做喜剧,似乎就要忘记美。那么,甘愿为喜剧“豁出去”的贾玲,真的快乐吗?

  听到这个问题,眼前的贾玲忽然提高了说话的音量,“我是真的很快乐啊!这有什么好探讨的(笑)?一个不快乐的人怎么可能到处‘演’快乐,人生不要想得那么矫情。”

  做一个让人开心的人并不累,这是贾玲近些年参悟到的真理,她并不认为台前幕后的悲喜反差有多深奥,她很确信让别人开心,自己也会开心,周围的氛围跟着愉悦,这种生活状态是能给每个人带来舒适感的。

  对于此时的贾玲来说,生活似乎没有任何可以抱怨的地方。

  曾经有人问她愿意坚持什么,她比谁都笃定自己对喜剧的热爱:“一步步能走到今天,是观众对我的包容和喜爱,我很珍惜这一份寄托。”她说,她是幸运的,“如果我坚持来坚持去,到今天依然无法成功,可能会去抱怨,但我现在能被这么多观众喜欢,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喊累、抱怨的地方了。”

  到底要不要减肥?

  拍完电影《你好,李焕英》后,贾玲似乎胖了不少。有人说贾玲不敢减肥,因为“胖、圆”是她作为喜剧演员的特点。贾玲笑着说,自己现在确实太胖了,会稍微有一点儿偶像包袱,不过不减肥真的不是为了观众缘,而是因为压力实在太大了,吃,成了她缓解压力的唯一方式。“我在判断我自己的时候,会很客观,知道自己胖到哪个度观众能接受,我很愿意和观众站在一样的角度思考。平时的我在家里追剧,看综艺,也会像看一个演员一样去看待、审视我自己。”

  “那你想不想回到当初瘦时的状态?”“我当然想了(大笑),到底谁传出来我因为事业舍不得减肥,我哪有那么伟大?我才不能呢!难道我又瘦又好玩不好吗?”

  《你好,李焕英》

  是她为母亲做的最后一件事

  如果真的能让贾玲穿越回1981年,她想改变什么?她思考片刻后说,“我没什么特别想改变的(事),只是希望我母亲能快乐。”

  2016年,贾玲成立大碗娱乐公司,第一个作品就是她为纪念母亲而创作的小品《你好,李焕英》。观众对这个小品的评价是:愿意回看千万遍,却不愿意让贾玲演第二遍。母亲的意外离世是贾玲心中永远的遗憾。

  19岁那年,贾玲的姐夫打电话告诉她“妈妈没了”,让她回来见最后一面。但赶回家的她,依然没有见到那最后一面。贾玲曾一度认为,这让她的人生始终缺了一角,再也快乐不起来了。直到演完小品《你好,李焕英》后,她觉得自己心情好了些,也释怀了不少,那一刻她想应该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除了能弥补妈妈去世的遗憾,也因为意识到如果自己年纪再大一点,穿越回1981年时就很难再扮演当时的自己了,她决定把自己的遗憾与爱都寄托在这部电影上。

  “也想把我和母亲以前的相处方式与快乐时光告诉大家,那是我最珍惜的日子,观众看完电影能想着给自己妈妈打个电话,我就满足了。”

  《你好,李焕英》是贾玲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电影。她选择自导自演,因为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母亲。但筹拍期间她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彷徨:“光是剧本就打磨三年多,直到开拍前还在不断修改,编剧们也在抱怨,说这样无休止地写,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达到最好的故事状态,后来发现每一个阶段都有需要修改、精进的地方,比如这里补一些能好点儿,那边换个方式能好点儿,但等你到了实地拍摄,演员不同的表演状态又需要修改,每天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尽管棘手,但贾玲从没想过放弃,她说自己似乎从来没这样坚持过一件事情:“拍《你好,李焕英》,是我这一生为母亲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多苦多难都要把它做完,它对得起我对妈妈的感情,我也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你们看。”

  杀青那天没哭

  只开了瓶本想留着结婚时喝的酒

  《你好,李焕英》杀青那天,贾玲没有号啕大哭,两个小时后,她坐上了凌晨6点的飞机,奔赴春晚审核节目现场。即便是审完节目,她也没反应过来电影已经拍完了,只是默默置顶了一条微博:妈,电影《你好,李焕英》杀青了。我厉害不?

  “这部电影都没有时间让我感慨,拍完了也赶不及思考,审完节目后我和团队开了一瓶很贵的酒,本来这是我打算结婚时才喝的(笑)。”

  在贾玲的印象中,母亲对她的要求并不严格,就像姐妹一样,最给她力量的莫过于母亲嘴角的那一抹微笑,但现实生活中贾玲的母亲从未看过她的演出,甚至都不知道她后来成了演员。她也没见过母亲在病床上的样子,这些一直是她心里的痛点。贾玲在电影里增加了她去医院探望母亲和母亲去看她演出的情节,算是给自己圆了一个今生难了的梦。但拍到这些戏份时,她整个人却哭到崩溃,重拍了二十多条,因为眼泪太多,眼睛肿得不行,剧组的每个人都很心疼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真的拍摄过往,我似乎缓解不了自己的情绪,如果没有拍好,我会很自责。”

  片中饰演贾玲母亲的是演员张小斐,她总听贾玲讲李焕英以前的故事,“我告诉她,我妈妈和我基本上就是一种性格的人,每次聊天都会提到我母亲。小斐的演技特别好,我这个戏周期又特别长,期间有小品,还有话剧,再来改成电影,电影剧本写完还要排一遍戏,这需要演员用大量的时间来配合我。”

  另一个关键看点,是贾玲与沈腾首次大银幕合体,“当时腾哥说来客串我的电影,我说你别客串了,我这里有个男一号,他一听惊呼怎么跳跃这么大。后来,他用他固有的‘嫌弃表情’说看看剧本,看完觉得挺满意就答应了。”贾玲笑说,如果没有感情,腾哥是不会过来帮忙的。

  标准悲伤体质

  感情波动大,情绪化、太爱哭

  在贾玲眼里,母亲什么都会,什么都敢做,很能吃苦,父亲也是如此。她身上的乐观开朗、隐忍,是父母性格与教育方式的融合,这也给了贾玲足够多的勇气,让她即使放弃一切,也愿意逃离舒适区。

  2001年,她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相声班,也因此与恩师冯巩结下了一生的师徒情。谈起恩师,她说师父对她人生最大的帮助就是开了相声班,如果没有这个机会,她也没机会走上喜剧这条路。也因为冯巩当时的决策,让很多有喜剧天赋的女孩能参与其中。岳云鹏曾评价,贾玲是一个勇敢的女生,以相声女演员的身份出道,但相声对女演员而言是个“禁区”,没有机会,待遇也不高,可她愿意放下一切包袱去坚持——住过地下室,为生存打过工,因为身材被调侃,扮过丑角,也自黑过。

  2008年,贾玲搭档白凯南的相声《论捧逗》在北京连演80多场。2010年,二人凭借改编后的《大话捧逗》登上春晚舞台。这一年,她28岁。对喜剧的爱,是她始终坚持从未改变过的,问她怕不怕自己的表演被喜剧形象所束缚,她急忙摆摆手:“当然不会,哎哟,你不知道做喜剧演员是多么开心的事!”

  外人眼中的贾玲,一直都是个开心果,无论是台上台下,始终在释放着快乐能量,但她却说,自己其实是个标准的悲伤体质,原因在于她太爱哭了:“我的情感波动比较大,特别情绪化。举个例子,我喜欢小狗,短视频里就推荐很多与宠物相关的内容,比如有流浪狗之类的,我就不敢看,又忍不住想看,每次看到就容易哭。”几秒的沉默后,她又转而说,其实自己现在已经在学着和解:“我以前真的很讨厌我自己,过于善良,过于迁就别人,为别人考虑得比较多。但后来我发现,其实在乎别人会让我快乐,我也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

  ● 贾玲的内心世界

  小品好不好,在于编剧

  新京报:录制《王牌对王牌》,算不算你在制作电影期间的一种调剂?

  贾玲:我一直都特别喜欢录综艺,反而有时会觉得影视作品才是我的调剂(大笑)。其实也没法衡量到底谁更轻松,谁的难度更大,就像小品也同样需要花费很多精力,每一件“艺术品”都是需要无限精力与时间的,有时排演一个小品甚至比综艺耗时更长。

  新京报:很多观众说现在的小品缺乏讽刺,结尾多为煽情,语言类的节目在走下坡路?

  贾玲:这不是由我们来定的,而是由市场来定的。这么多年我也努力、积极地在找编剧,编写出更好的小品。我觉得首先要提高编剧的行业待遇,挖掘出有才华的编剧人才,让大家意识到小品包袱是很值钱、很珍贵的。

  一直在演自己成了创作瓶颈

  新京报:陈佩斯曾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说,喜剧演员实际上是很痛苦的一群人,你觉得喜剧难做吗?

  贾玲:难做,肯定难做,你要不断地创新、产梗,但我始终觉得能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一定也是个很快乐的人,同时自己内心也会非常满足,喜剧演员往往会有一种普通演员无法感受到的满足感。

  新京报:灵感从何而来?为什么你接梗这么厉害,同时还能展现出高情商?

  贾玲:可能有即兴的能力吧。很多时候我也是在网友总结出来后,才发现自己当时的回答真好(大笑)。但说真的我当时并没有设想专门去接什么梗,很多时候是处于零距离的状态,不管是记者还是观众,我都把对方当成普通朋友,我们的聊天方式也是自如的、随性的,完全没有疏离感,可能这样就很容易产梗吧。“产梗”?这说法,还“产卵”呢(哈哈)。

  新京报:观众看到的你和现实生活中的你差别有多大?

  贾玲:真是没啥太大的区别,比如《你好,李焕英》里就是我自己。有时我都觉得,现在的创作瓶颈就是好像一直在演我自己,等下一部(电影)我演别人的时候,我们再聊(笑)。

  新京报:你会特别渴望去做其他类型的电影吗?

  贾玲:暂时还没有这种欲望,我的作品必须要发自内心。其实我没有什么才华,也没有天大的本事,我的才华就在于情感浓度比较高,能够把自己的情感很顺畅地表达给观众,我只能做到这一步。

  做电影四年,变得更焦虑

  新京报:那你觉得自己这几年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贾玲:我觉得做电影的这四年变化最大,开公司、写剧本、拍电影,比以前更快了,但也更焦虑了,变得更在意这部电影给到的反馈。(大家觉得你现在什么都有了,还焦虑什么?)焦虑电影的表现手法、焦虑摄影画面好不好看,焦虑电影的每个细节,焦虑这一段表演、那一块调色、这首配乐……

  新京报:是因为你太渴望把电影的每个细节都做得更好。

  贾玲:就像刚才说的,因为这可能是我为母亲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出于本心,我也希望自己做完这件事后能更快乐一些,我非常不想等电影下映后,留有遗憾。

  新京报:那你会很关注观众的反馈与评价吗?

  贾玲:以前不会。(为什么?不敢看?)不是不敢看,因为以前总会想,演完就算了,表演只有一次机会,在能努力的范围内把它完成好就是过去的事了。但现在这种想法在改变,就像我很想看到这部电影的反馈,因为这是我想和观众表达的,也是我第一次想和观众倾诉的东西。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慧下棋 多肽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湖南复读学校 湖南民办教育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