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资讯网

于和伟:演技教科书?说多就不值钱了

华中资讯网 https://www.huazhongnew.cn 2021-03-22 17:1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于和伟:演技教科书?说多就不值钱了丨人物   “于和伟又‘成了’!”

  于和伟:演技教科书?说多就不值钱了丨人物

  “于和伟又‘成了’!”

  于当下,这句话像影视圈的某种定律,在近两年不断被例证、捍卫。电视剧《军师联盟》播出时如此,《巡回检察组》播出时如此,近日《觉醒年代》在央视一套播出后,于和伟的表演片段再次被无数观众当作“演技教科书”反复品鉴。

  这也造就了如今即将步入50岁的于和伟,无论在任何语境下,都早已不再是二十几年前从辽宁奔赴几千里外的上海,只为在表演上得到认可的年轻人。在影视圈,他成了“好演技”的代名词,几乎没有观众不认识于和伟;在年轻人的战场,他则是“网红”萌叔,有人调侃他拍了二十多年戏一直不温不火,却因一段蹦迪的短视频“火遍全网”。

  “还好,我有作品。”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于和伟坐在窗边,不时望着窗外的垂暮之景。他语速不疾,问答停顿间形成了极为安静的话语场,似乎阻隔了外界的一切纷繁热闹。“我二十多岁时热爱表演,把它作为我一生热爱的事业而得到乐趣,但最后我把‘本’丢掉了?那得不偿失。”“如果你没有作品了,光靠这个(网红)去蹦跶,你要小心。对别人来说不一定,对我来说就不行。我绝不会依赖这个东西。”

  近几年,于和伟总会时常怀念起2004年,刚结束电视剧《历史的天空》拍摄的那段日子。他形容自己就像一名刚下山的剑客,闭关苦练多年,不知道江湖前路如何,信心满满,又战战兢兢,意气风发,却可轻装前行。

  功课是做在戏外的

  ——不靠死记硬背,五页纸台词却一字不差

  《觉醒年代》播出后,与于和伟相熟的艺术学院校长曾给他打来“贺电”,“和伟啊,你这个陈独秀好,你没有追求形似,这个‘像’是神似。”

  于和伟很欣喜。这正是他第三次饰演陈独秀所追求的。

  2010年和2017年,于和伟曾分别在电视剧《中国1921》和电影《建军大业》中两度扮演陈独秀。成熟的表演经验,让外界对其在《觉醒年代》中的表现抱以驾轻就熟的期待。“但那些东西远远不够。”于和伟摇头否认。

  关于陈独秀,历史上可参考的形象资料很少;在前两次扮演中,其戏份也大多融入历史长河的叙事之中,于和伟只需从史料记载、史学文献,挖掘陈独秀的精气神,以支撑起与他的亲密连结。但《觉醒年代》以《新青年》为线索,全景式展现了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的时代风云,《新青年》创刊人之一的陈独秀是这幅历史画卷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就像与老朋友重新认识,于和伟的功课是再次从零开始的。

  拍摄前,于和伟要求自己重新翻阅陈独秀的史料记载、陈独秀传记,还拜读了诸多民国书籍、中国共产党党史。那个年代很多人都喜欢写日记,于和伟也涉猎了诸多有意思的文献资料和民国日记。

  于历史人物陈独秀,“特立独行、思想炽热”是于和伟的理解,“他风骨里有倔强的东西,热情、强烈,而且磊落。”而于戏剧角色陈独秀,于和伟则坦然接纳了他身上作为“人”的不完美。

  例如“霸道”。历史记载中,陈独秀在时代浪潮中不断探索,懂思考,但同样血气方刚。于和伟试图将这种斗士般的执拗,融化在《觉醒年代》每一个细节风骨中。如面对巴黎和会上列强的霸道,陈独秀不顾劝阻,执拗地连夜写出《为山东问题敬告各方面》,一腔热血号召人们奋起反抗;当胡适建议将北大由北京迁至上海,陈独秀听罢大怒,不顾师徒情面,把已经回家的胡适赶到北大红楼并狠狠数落了一番……

  而陈独秀革命的热血,也造就了于和伟在《觉醒年代》中一场场或慷慨激昂,或振奋人心的表达。其中有一场戏,于和伟的台词有五页纸之多,“技术上没有难度,难度更多在心思和体能上。”流利的讲述,早已不是于和伟当下的表演追求。他和导演要求这场戏一条拍完,尽量保证人物情绪连贯且极致饱满。

  开拍前,他请求了10分钟休息,一个人在片场的某个角落安静地默词。“我在之前就做过功课,不需要(一字一句地)去背,那样就是背课文了。”在于和伟的表演惯性中,台词要完全浸透在理解中,并让其流动于人物的每一个跳动的神经末梢。他重新在脑海中勾勒出陈独秀彼时的形象、神情、语言节奏;而后再结合具体的历史情境,精准定位其此刻应有的精神气质。“功课是做在戏外的,不是说我要演一部剧,把剧本看完就完了。它有大的历史背景,它有人物,你多了解一点儿,就会对表演有帮助,对塑造有帮助。”

  10分钟过去,导演喊“开始”,很快,一条结束。副导演几乎第一时间激动地跑过来感慨,“于老师,您太牛了!跟剧本一个字都没差。”

  于和伟笑了笑。他并没有追求一字不差,只是那一刻,他已然便是陈独秀了。

  角色要“新”,表演要花“心思”

  ——面对《军师联盟》的邀约,他曾犹豫过

  实际上,于和伟曾拒绝过《觉醒年代》的邀约。

  在其前二十五年的表演经历、八十余部影视作品中,我们曾试图寻找他擅长或熟稔的角色画像,却始终徒劳。《刑警队长》中坚毅果敢的警察,《猎毒人》中阴险的卧底复仇者,新《三国》里的刘备,《军师联盟》中的曹操,《巡回检察组》中刚正不阿的检察组组长,《刺杀小说家》中荒诞邪恶的幕后老板……似乎没有一个角色可以定义于和伟。“我有戏瘾,人物一重复就没意思了。”他曾说。

  同样被拒绝过的,还有《军师联盟》中的曹操。2010年,《三国》中刘备一角令于和伟的演技再次得到市场认可,他曾借媒体表示对曹操的“偏爱”——乱世枭雄、亦正亦邪,但也有他人性的一面。他形容,这是一个所有演员都不会放过的艺术角色。

  但当《军师联盟》投来橄榄枝时,他犹豫了。“有太多版本了,都是一个样子,我觉得没什么意思。如果文本基础还不如前面,我干吗去演?没有施展的空间。”在于和伟的认知中,“新”是他选择角色的重要标准;如果角色不“新”,至少表达也要是新的。

  例如《军师联盟》文本中的曹操,跳脱了历史对其“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的浅显描述,其临死时手执缨枪,放声高歌《短歌行》,英雄豪情、壮士暮年的沧桑,成为当年影视剧的高光时刻。“在一剧之本的基础上,(以)什么样的历史观去写,我觉得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陈独秀与曹操)这两个角色在内容上角度不同,同时又是真实的,符合这个人物的,那对我而言,他们就是‘新’。”

  实际上,于和伟并非从未重复过。2004年《历史的天空》中的“万古碑”走红后,于和伟至少演过六年的反派角色。那时他仍是“小演员”,没有选择,有戏拍就不错了。但他要求自己在二度创作中,尽力将每个角色挖掘出和上一个截然不同的“坏”——从《搭错车》中坑害亲生女儿的酒吧老板,《局中局》里同时饰演善良刻苦的孪生哥哥和贪婪成性的孪生弟弟,到《纸醉金迷》中长袖善舞、嗜赌成瘾的投机商人,他一遍遍刷新着观众对反派角色“厌恶”的高度。

  “我觉得还是心思。”于和伟谈到表演,总会语重心长,滔滔不绝,“声台形表只是辅助工具,我说一个段子能非常流利,这叫基本功,所有演员都应该会。演员最重要的,还是在每个角色上花心思。”

  克制享受那份朴实的“虚荣感”

  ——别给自己戴那么多“王冠”,轻装前行

  2017年《军师联盟》播出后,于和伟迅速成为聚光灯的焦点。观众、媒体、影评人用无尽溢美之词,将他饰演的曹操奉为“演技教科书”。时隔三年,《巡回检察组》播出,一场在检察院怒斥同僚的戏份,于和伟以掷地有声的原声台词再次冲上热搜。

  “什么叫演技教科书?我是哪一本?还是行走的。”他笑着调侃。

  这不是于和伟第一次直接推辞此谬赞。被捧高位,意味着演员需要时刻在大众审视下,戴着“王冠”的镣铐行走,稍有踉跄,就会一脚踩入舆论深渊。不少人选择了趋于保守或另辟蹊径。于和伟不愿在表演中背负丝毫的“不自由”。 “不能说我一个角色有了很高的高度,我就顾忌(流量)这个东西,保护这个东西,或者违背原则接戏。”

  但人气带来的名利,是人生成就感必然所在。于和伟自认不是圣人,也不例外地曾沉浸在鲜花掌声的簇拥之中,被冲昏过头脑。那是2004年,于和伟在高希希执导的电视剧《历史的天空》中出演了大反派“万古碑”。这一年他33岁,距离他从东北远赴1000公里之外的上海追求表演梦想,已经过去近七载。从上海戏剧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到只能出演边角人物的小演员,于和伟一度背负着跌落谷底的落差感。他只有一个愿望,“只要有一部作品让观众认识有一名演员叫于和伟,认可我会演戏,便行了。”

  而后,“万古碑”成为当年最成功的反派角色,于和伟的角色被观众铭记了,虽然是以一种被“唾弃”的方式。 那一年,于和伟在重庆拍戏时,一度被当地的大妈拦住大骂;他到中央电视台录节目,一位老演员直言,“你们看,全国人民最讨厌的一张脸出现了。”于和伟的发小也曾接到朋友电话:“作为朋友我得提醒你,这个人不可交,你看他演的万古碑,太坏了,真人肯定也是个坏蛋!”

  于和伟并不在意。唾弃和咒骂于他而言,都是对角色的最大认可,反而那一年,他达到了从业以来最好的状态,“我坚持了这么多年,来寻找自己的理想,我没有白跑一趟。”

  但观众还是只记得角色,记不住于和伟的名字。即便他和高希希持续合作了七部作品,包括《光荣岁月》《纸醉金迷》,他在《局中局》和《岁月》中的表演也被一些老师拿来做表演范例。曾有人对于和伟说,“你就是不会宣传。”实际上,新《三国》和《军师联盟》播出后,于和伟看到网上铺天盖地对他的认可,一度睡觉都是笑着的。他拥有最朴实的“虚荣感”,只是他要求自己克制享受。

  “我演《三国》的时候,一些媒体说‘于和伟拍了那么多戏,终于在《三国》里演刘备火了’。可是后来也没怎么样啊。去演曹操的时候,(一些人)又说,‘于和伟演了将近小二十年的戏,包括演过《三国》里的刘备也不温不火,一个曹操让他火了,演技炸裂’。”于和伟笑着调侃。

  每一个阶段,似乎都有人在反复认可他,而当满大街都在形容好的演技是“炸裂”时,于和伟反而觉得不值钱了,甚至言过其实。“不要给自己头上戴那么多的‘王冠’,太沉了。轻装前行不好吗?”

  演戏的心思曾短暂偏移

  ——为迎合市场而妥协,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觉醒年代》播出前,于和伟曾在微博发文称,从未这么期待过一部自己演的戏。“我战战兢兢,又信心满满。”

  信心满满,在于对优秀文艺作品存在价值的认可;战战兢兢,在于担忧如此鸿篇巨制,是否能被当下的市场和观众所接受。“好的文艺作品,永远不能丢掉了引领作用,让一代代年轻人受教育。但现在的文艺作品,同时也是文艺产品,两者不能单摆浮搁地对位。如果你在文化市场上没有好的表现,它的传播力度也会受损。”

  近三五年,网络媒体迅猛发展更新了影视作品的观众组成,于和伟发现,现实主义的表演方式不“香”了,戏剧似乎也失去了本体。观众关注的重点是演员帅不帅,流量多不多,但这些都不是他努力的方向。

  于和伟本不应在意市场的。他犹记自己在拍摄《历史的天空》时,需要从二十多岁演到五十多岁。导演说他的头发太长,不像中年人,他直接让剪子伸到头发里打薄,用手一捋,全是稀疏的碎发,“现在会吗?现在所谓的帅是外在,不是人物内心。”

  但,一个人物若不被观众看到,演员也同样失去了其存在意义。“适不适应,不是你说了算的。”于和伟妥协了,在某个他未具体指明的阶段,他也尝试过一些“非于和伟标准却迎合市场”的影视作品。或许观众看不出来,但他明确地知道,自己的心思偏移了,不再仅集中于表演。“我看了之后才觉得,我不喜欢,我做不了。我马上就回头了。”

  拍摄《觉醒年代》时,反而是他最坚定自我的阶段。“我会更知道怎么演,踏踏实实地走好的故事,走人物关系,我觉得更好,比我以前好像又有进步了。”在选择与坚持,对抗与和解中,于和伟正以自己的步调,适应着这个市场全新的生存法则。

  但看似一切没变,一切又好像起了变化。2004年于和伟曾参演电视剧《岁月》,改编自小说《沧浪之水》。在剧中他饰演了一名前期性格善良的机关干部,而后却逐渐成为一个唯命是从、阿谀奉承的“马屁精”。这部戏被积压了五年才播出,也并非于和伟的代表作品,但近些年,他总是不时想起这部剧。那时他刚拍完《历史的天空》,“万古碑”的角色还未闻名于耳,演员前路充满未知。“我当时的状态特别纯粹,没有想任何演戏之外的东西,想市场喜不喜欢,会不会得到什么。那些杂念都没有,就特别好。”

  为什么不能再回到那时单纯的状态?这个问题,于和伟一直在思考,却似乎还未寻找到准确答案。

  “接受潮流,但不依赖其走红”

  如今于和伟也有了全球粉丝后援会,官方认证,粉丝将近2万人。其中部分人称呼于和伟为“于老师”,也有一些亲切地叫他“哥哥”。粉丝们每天会在微博超话签到,为于和伟的新剧自发剪辑、应援、宣传。

  当粉丝的狂欢在“戏骨”圈掀起波澜,市场似乎又高悬起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实际上,于和伟在社交媒体上的属性,始终像从庄重、严肃、认真的荧屏角色中,纵身一跃至东北的烟火生活,语言轻松逗趣,“搞事业”“人设”“灯牌”“偶像包袱”等流行词汇信手拈来;偶尔会转发下自己蹦迪的鬼畜短视频,还自我调侃“想拍偶像剧”。当于和伟与年轻人的距离在调侃中逐渐缩短,其角色中的澎湃激情与喜感,也逐渐被观众定义为于和伟赋予的独特表演气质。

  在于和伟看来,他的性格或许和原生家庭相关。出生于辽宁抚顺的一个大家庭,家里有九个兄弟姐妹,他年龄最小。于和伟爸爸早年去世,妈妈虽不识字,但却是个天生幽默的老太太,时时刻刻都很开心,讲个笑话百分百能把别人逗笑。所有孩子都受到妈妈的影响,喜欢活泼热情的处世方式。“工作中我可能会追求完美,但生活中我不喜欢给别人愁眉苦脸的东西。”他很喜欢和年轻人合作交流,希望自己至少不要落伍于时代。

  他欣然尊重一切自己不曾理解的文化,甚至每天都在更新自己对世界的认知。“都说老了不好改变,我反倒觉得老了通达了之后,很好改变。年轻人(不好改变)是因为不自信,他们怕丢掉了坚持的东西,就一无所有了。我很理解年轻人,所以我要去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

  但于和伟也有自己的执拗。前段时间在某次直播中,网友曾提问“于老师,您知道您在短视频平台‘跳’好几个月了吗?对此您怎么看?”

  于和伟笑着说,挺好的。但几乎同时他回答“还好,我有作品。”

  “如果你没有作品了,光靠这个去蹦跶,那你要小心了。有些人不一定(有焦虑感),我只能说对于我来说,不行。我绝不会依赖这个东西。可以玩,但不要丢掉本。”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赫

  首席摄影记者 郭延冰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慧下棋 多肽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湖南复读学校 湖南民办教育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