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资讯网

被吐槽越来越不好笑 《吐槽大会》的求生实验能成功吗?

华中资讯网 https://www.huazhongnew.cn 2021-03-22 17:19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被吐槽越来越不好笑 第五季目前豆瓣评分为6.1   《吐槽大会》的求生实验能成功吗?

  被吐槽越来越不好笑 第五季目前豆瓣评分为6.1

  《吐槽大会》的求生实验能成功吗?

  第五季《吐槽大会》上,易立竞向李诞发出“灵魂追问”:“你看过《吐槽大会》的豆瓣评分吗?你知道《吐槽大会》越来越不好笑了吗?你听过评论说《吐槽大会》已经变成洗白大会了吗?想过停办《吐槽大会》吗?”

  李诞笑,点头,不回答。

  背景

  走向保守的节目不改不行

  第五季《吐槽大会》口碑评分下降。这种情况,《吐槽大会》节目组不是不知道。第四季结束之后,节目组首席编剧程璐在自述中写道,“做到第四季,吐槽已经趋向稳定,开始走向保守了。”反映在播出端,就是该请的顶流都请了,该有的话题也都有,但吐槽起来却让人感觉越来越不敢说、不给力了,大咖们也都套路了,表演得多了,接受吐槽力度小了,有人说,吐槽大会应该改名叫洗白大会。程璐直接去找叶烽(“笑果文化”的董事长),“再这样做下去不行了,不要再做了。”

  前前后后讨论了几次,叶烽的态度很明确:“节目一定要做。”笑果成立至今,养活了两个综艺IP,一个《吐槽大会》、一个《脱口秀大会》,两个IP共生共荣,“吐槽”需要“脱口秀”输送新人,“脱口秀”需要“吐槽”提升新人价值,二者缺一不可。但两个IP的境遇却不尽相同,“脱口秀”经历了第三季杨笠、李雪琴、何广智等新人的强势崛起后,需要的是升级,第五季“吐槽”面临的则是能吐槽的艺人越来越少,槽点越来越单一,如何痛快地吐槽又顾及艺人的承受能力,难度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观众的期待值也越来越高——《吐槽大会》肯定要改,唯有改变才能救活。

  改变

  引入赛制是自救的重要手段

  初登《吐槽大会》,杨笠感叹,“我一直想上《吐槽大会》。这节目多好啊,不用比赛,现在也要比赛了,你们是疯了吗?”没错,这一季的吐槽大会要比赛。21位嘉宾分成3组,每队队长即主咖,每期上台挨其他两队的吐槽。一轮下来,现场总票数最少的组需淘汰更多的队员。赛制里还有自曝槽点、补刀、淘汰甚至团灭等玩法。

  其实,引入赛制是节目自救的重要手段。“《吐槽大会》如果按照原模式走,中国娱乐圈一共才有多少人,每期消耗七个,做十期,就是七十个,四季下来三四百个艺人就消耗光了。另外,这些艺人隔多久才能贡献一批槽点,积累槽点本身对他们的压力是很大的。”在近日《吐槽大会》媒体沟通会上,第五季制片人白洪羽认为,从务实角度讲,必须找到《吐槽大会》的核心是什么,“我们找到的抓手是‘我为什么而吐槽’,开始的时候,你有槽点,我想跟你聊聊,到了后面我就是‘我为我的队伍在吐槽’,这就需要设计赛制。”

  总导演谭晓虹介绍了赛制的逻辑:“自曝槽点”是为了激起大家吐槽的欲望,有点像玩真心话大冒险。此外,自曝的内容也比较能代表嘉宾个人对吐槽的接受程度。

  谭晓虹指出,“赛制的核心目的是激起嘉宾吐槽的欲望,我们没有很认真地要比出冠亚季军。所以,过程中肯定会做一些调整。”

  从单本剧变成连续剧

  在赛制革新的同时,《吐槽大会》第五季通过引入真人秀部分来完善节目大故事线,把节目从单本剧变成了连续剧。

  节目中,真人秀的“上头感”有助于完善故事的合理性。谭晓虹介绍,第五季新增加的真人秀和比赛的赛制让嘉宾产生群体性“上头感”。也许嘉宾入局之初并非为赢,但当每一个人身处游戏之中,在和团队成员一起“打怪升级”的过程中,就会萌生好胜心和使命感,从而更“上头”。

  白洪羽则以锡纸鲈鱼外面的那层锡纸来形容真人秀:“它是不可或缺的,有了它整道菜才完整。”通过真人秀部分完善剧情的铺垫、人物的侧写、故事的推进,待到正式吐槽时将整体气氛和烈度推向高潮。

  环境

  任何一个槽点都可能被放大

  改变之外,还要坚持。与第一季播出相比,第五季《吐槽大会》面对的是更加敏感的舆论环境,任何一个槽点都可能被放大,引来争议,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调侃“男人普通又自信”的杨笠被举报。

  “今后‘脱口秀’、‘吐槽’会支持还是弱化杨笠这样的表达?”沟通会上,有人提问。

  “你觉得杨笠是怎样的人?”白洪羽反问。“她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觉得这样很有趣就说出来了,肯定有一部分群体觉得被冒犯了,但有些人则觉得无所谓。至于从选题的视角,不是保护或者倡导,而是你有想说的、用幽默的方式表达出来就可以了,在政策法规、公序良俗大家都接受的普遍大前提下,真实地表达个人观点不是坏事。 ”

  谭晓虹也有自己的答案,“第一,只要是在脱口秀、喜剧的范围内,什么样的表达我都鼓励,非常坚定地鼓励。第二,(有些)没有必要的伤害,我是会做一些处理的,但不管是杨笠或者是其他脱口秀演员的表达我都表示鼓励。”

  从第一季开始,《吐槽大会》就一直在试探喜剧和冒犯的边界,试探了五季,现在该如何界定边界,白洪羽借用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的描述,“谑而不虐,猛而不凶,奇而不怪”——这就是吐槽的尺度。

  嘉宾对吐槽的接受度还不够

  《吐槽大会》第五季就像一场求生实验。改变的未必全对,比如自曝槽点,有人评价,黄奕、马苏、张雨绮说来说去都是那几件事,不仅在《吐槽大会》上说,在其他好几档综艺中也在说。谭晓虹也承认,录完后发现“嘉宾对吐槽的接受度和我们想的还有一定的差距,可能这就是内娱明星对吐槽的最大接受度吧”。至于真人秀,看完第一期前30分钟后,自己也犹豫,“这段要播出来吗?”“可一季世界观的架构和规则的建立就在第一集的前三十分钟,要自救,这一步冒险是必须要尝试的,成或不成也需要去试试。”

  坚持的也可能被认为还不够。从第一季到第五季,一直有人呼唤《吐槽大会》应该邀请更大的咖,吐槽也该更凶猛些。但实际上能接受自己被吐槽的人就那么多,即便接受邀请,他们也在和节目组谈判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如果有太多点不能提,这个嘉宾我们就婉拒了。”谭晓虹说。

  数据上,这场实验尚在进行之中。豆瓣评分中,播到一半的《吐槽大会》第五季目前评分6.1 ,比第四季低0.1分。参与评价人数14696人,比第四季少一半,结局是成功是失败都未可知。

  这一点,或许李诞看得更开,“这次改版我们根本没想好要改成什么样,所以你们很有机会跟我一起见证一个综艺节目改版的失败。” 本组文/本报记者 祖薇薇

  统筹/满羿

  揭秘

  “槽”是如何被“吐”出来的?

  北青报:什么嘉宾适合上《吐槽大会》?

  白洪羽:五季做下来,我们发现吐槽效果好的嘉宾往往有几个特质,第一是即时性,他/她的槽点刚刚发生,大家还在讨论中,比如“凡尔赛网红”蒙淇淇;第二,他/她在自己的圈层中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比如许知远、李佳琦、易立竞,他们有强烈的个人属性。除此之外,这些嘉宾还要有非常好的表达性输出,兼备这几种特色的嘉宾、又能同时把他们凑到一起也没有那么简单。

  北青报:怎么让嘉宾接受自己被凶猛地吐槽?

  白洪羽:嘉宾来到《吐槽大会》,是要真正展现吐槽精神的,同时他们通过被吐槽的方式也沉淀了自己的过去。在事前沟通中,他们也明白了我们表面的调侃甚至是冒犯,但这些其实是以幽默的方式化解矛盾、表达心声,而不是为了吐槽而吐槽。

  谭晓虹:举个例子,黄奕在这一季就很想来吐槽,大家也知道她过去的人生经历很波折,她愿意在这个舞台上把自己的过去和大家一起讨论、一起笑对,然后潇潇洒洒地过以后的人生,她的状态在这一季节目里表现得也挺充分的。

  北青报:编剧团队会为嘉宾写稿子吗?

  谭晓虹:我们有一套固定的操作流程。邀约嘉宾之后,先做一个深入的访谈,再根据他的反馈和想法来进行基本创作和观点的建立,整个过程是编剧和嘉宾一起来完成的。

  白洪羽:嘉宾自己的观点输出很重要,我们的编剧来完成润色工作。另外,每段吐槽的表演都会分为文本和表演两个层面,很多好的文本在不同人身上就是不同的状态,成败、结果主要取决于他个人表达。

  特写

  足球圈的老范,吐槽圈的新人

  隔壁圈也为《吐槽大会》输送了弹药。在3月14日播出的第七期节目中,两位主咖周琦、郭艾伦皆是知名的篮球运动员,却都有致命的“罩门”。2019年,在世界杯预选赛对阵尼日利亚时,“亚洲第一控卫”郭艾伦全场只得一分,对阵波兰队时,“大魔王”周琦竟然发球失误,断送了中国队的胜利。

  为了“搞事情”,节目组特意请来了范志毅和杨鸣两位教练作为场外指导。一位是中国足球最风光年代的队长,一位是郭艾伦的队内老大哥、现任教练。两个人对同行、兄弟吐槽起来丝毫不留余地。范志毅说自己对周琦的失误百思不得其解,“我用脚都能传到位的球,你用手怎么传丢了?”他评价郭艾伦,“在篮球比赛里得一分不容易啊,我在足球比赛中拿的分都比你多。”对于杨鸣,他也不留情面,“你没进过国家队吧。”同样,他也没放过自己,“中国足球不行30年了,现在让我来指导篮球?!”

  叱咤风云的范大将军杀得“敌将”片甲不留,最终以128票成为第七期热力值最高的嘉宾。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慧下棋 多肽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湖南复读学校 湖南民办教育集团